新闻媒体

父亲

2020-05-21 17:49:39 作者:王浩杰 来源:永利罗定

    乡下,是大部分00后假期的“旅游”地,而这里,却是我与父亲曾洒满欢乐与汗水,不管过了多久,也不曾陌生的家与乡愁。
    今年是父亲退休第二年,因生活习惯问题,父亲极少在县城住,退休后一直待在农村,把以前荒废的田地一一重新整理。
    五月一日正值劳动节,早上6点多,父亲像往常一样,用自家种的早米熬好了软绵香绸的粥,用山上引来的泉水煮好茶,叫我起床后,他就径自上田野忙活去了。闻着乡下那满载负离子的清新空气,我顿时觉得神清气爽。趁着太阳还没出来,天气还凉快,我赶紧软硬兼施,把孩子们逐一叫醒,并给他们打气说:“今天谁能去到田野上帮爷爷干活,我就带谁去河里捉鱼。”孩子们立即欢欣鼓舞,一个个特别的亢奋地叫喊着:“出发啦……出发啦……”
    乡下是群山抱田园的地形,梯田是当地特有的地貌,一块块梯田越上越高,行走的小路七拐八扭,像蚯蚓爬行般,这都是梯田开垦时划分归属而形成的一种田基,人在上面行走非常吃力。因此长期在农村干活都会练出一身耐力。
    仰望半山腰的田野上,父亲的身影是那么的有辨识度,只见他弯着微驼的背,双手有节奏地挥动着,时不时用背上的汗巾擦着像永不会流干的汗水。低头苦作的父亲像在画一幅自己喜欢的画作般投入,也许他就是在创作自己“画”。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,一块长满野草、不规则的地被父亲整理得整整齐齐、干干净净。太久未干田地活的我,如是这样干一天,怕是手上早已磨起了水泡,浑身也会似散架般难受。而父亲,那背影还如儿时般“厚实”,只是多了些许岁月的痕迹,显得有些沧桑, 但脸上却洋溢着满足的微笑。
父亲退休回家后,乡下的邻居总不时会调侃父亲:“在外工作了三十多年,退休了还不享享福?”而父亲总是摇摇头,笑了笑,继续投入他自己的“画作”。而田地里庄稼植物像不会辜负父亲般,长势总是那么喜人。也得益于父亲的辛勤耕作,每次回来,临走时车箱总能装满父亲的劳动成果,那是城里人经常挂念的绿色食品。
    父亲是淳朴的农民,是世世代代农民的子孙。他的“中国梦”,就是那份简单的农民梦想,脚脚踏实地做好每一件事,甘于平凡,坚守初心。